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原118论坛改为115,香港香巷六和宝典资料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功典范 >

上将在越南指挥战斗女婿却在国内被杀害邓公得知后震怒
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19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对于很多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,记忆中却最为动荡的那10年,就属1983年开始,在全国范围内开展、为期三年的“严打”印象最为深刻。

  大街上呼啸而过的军用卡车,上面一排排实枪荷弹的武警、被五花大绑脚带铁镣的犯人,还有过段时间就会被拉去围观的公开,都是属于那个时代一段无法抹去的特殊记忆。

  治乱世,才会用重刑。这场由邓公牵头,声势浩大的“严打”也不例外,实属“不得已而为之”。当时的治安环境实在太糟糕了:刑事案件频发,大案要案不断。从普通民众到将军女婿,被无辜波及的国人多如过江之卿,犯罪分子的猖獗程度可见一斑。

  就连共和国功勋、开国大将也成为了受害者家属中的一员,上述那个被害的将军女婿,正是她小女儿杨秋华的丈夫,一位空军飞行团的团长。

  时间回到80年代初,那是动乱结束的第四个年头,刚刚拨乱反正,百废待兴。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,实施改革开放,数量庞大的知青返城,直接成了待业青年,数量曾一度超过了2000万人。加上当时突如其来的开放政策,各种文化大量涌入,相互交织冲击,这为社会治安的稳定埋下了巨大的隐患。

  渐渐,随着生存压力的增大,其中的一些待业青年变成了所谓的“混混”,他们组团行动,从最初的“调戏妇女”渐渐演变成“劫”,胆子越来越大,有的甚至沦为“杀人犯”。

  从1978年到1983年,公安机关每年的立案数量居高不下,且逐年增长,从60万一路直逼80万,1981年甚至差点突破90万大关。其中的重大案件也都年均6万余起,每起案件背后,都是一个个善良无辜的受害者。

  33岁的杨秋华就在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游玩中,失去了相濡以沫近10年的丈夫和战友。

  1983年,杨秋华和丈夫去河南南阳游玩,闲暇之余二人上街购物,不料被4名小混混盯上,这四个小混混是当地臭名远扬的“菜刀队”的成员。他们见杨秋华颇有姿色,便上前调戏,动手动脚。

  不等一旁的丈夫出手,军人出身的杨秋华三拳两脚便将几个混混胖揍一顿,几人灰溜溜四散逃窜。兴致不错的青年夫妇并未将这段恼人的“小插曲”放在心上,继续在街上闲逛。谁知等待他们的是一场更大的报复行动。

  几个小混混喊来一众帮手,带着一名警察,气势汹汹,去而复返。杨秋华夫妇见有警察赶来,以为有所误会,忙上前诉说原委,却没想到这个警察和小混混是一丘之貉,根本毫无道理可讲,三言两语便开始动手。

  虽然夫妇二人均是军人出身,素质过硬,拳脚功夫不赖,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,混乱之中,那名警察抡起警棍,趁着杨的丈夫不备,狠狠朝着他的后脑勺猛击了一下,杨秋华眼睁睁看着丈夫栽倒在眼前,血流不止,声息全无。

  事发突然,前后不过短短几分钟,此时才回过神的杨秋华连忙掏出证件,表明身份。小混混们吓得魂不附体,那名警察也抖如筛糠,慌忙跑去找身为公安副局长的岳父帮忙。

  那名公安副局长得知事情原委,惊怒不已,他枪杀了闯下弥天大祸的女婿,又在当晚开枪自杀,以死谢罪。

  悲剧发生时,这位已经72岁的老将军正在云南边境指挥对越自卫反击战,在回京汇报战况的专机上,他得知了这一噩耗。

  悲愤之下,他命令飞机调转方向,飞往南阳,打算亲自去视察情况。可飞机在南阳上空盘旋了好几圈,最终也并未落地。权衡一番,最终还是以大局为重,直飞北京汇报战况。飞机上,他强忍悲痛与失望,脸色铁青,不禁撂下狠话:“没想到河南竟然乱成了这样,不杀一批还怎么得了?”

  邓公很快得知了这一情况,他愤怒至极,直接把手中的茶杯丢了出去。随后他亲自下令将涉事的几个小混混以“妨碍军务罪”就地枪决。并当即决定,立刻开展酝酿许久的“严打”。

  除却刻不容缓的治安状况,邓公的雷霆之怒还另有原因,那就是他对的看重。

  ,1928年参加革命,在战场上有勇有谋,从班长一路晋升至排长、连长、团长。

  长征途中,他身先士卒,带领部队强渡天险乌江,飞越大渡河,为部队的顺利转移立下汗马功劳;抗日战争中,他参加平型关战役,创建冀鲁豫根据地,组织开展敌后游击战争,为抗战胜利做出突出贡献;解放战争期间,已晋升为“杨司令员”的参与指挥了石家庄战役、平津战役、太原战役等多个重要战役,战功卓著。

  1951年,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指挥了艰苦卓绝的“上甘岭战役”,对越自卫战爆发后,他又以70岁高龄匆匆赶往前线... ...

  这位走过长征,打过日本,揍过,跨过鸭绿江,为中国革命做出巨大贡献的老将军,年近古稀还去前线指挥作战,保家卫国。他的亲人却在国内被害,这让人情何以堪?

  指挥作战时,但凡有飞行团参与作战,天空有战机飞过时,他准会称赞一声“好女婿,有出息”,还会兴高采烈向别人“显摆”:“看见没,那个冲在最前面的,就是我的小女婿!”

  一生共有6个孩子,1个儿子,5个女儿。所谓虎父无犬子,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,杨家的儿女长大后无一例外都跑去参军,而且均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做出了很不错的成绩,尤其是唯一的儿子和长女,都被授少将一衔。

  但能得毫不掩饰,在公开场合高调表扬的,似乎就只有这么一位“小女婿”。

 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,这位青年军官一定会成长为更加优秀的空军指挥员,在革命历史留下属于自己的足迹也未尝没有可能。

  了解过那段历史的人,都应该知道,促使邓公开始下决心“严打”的,绝对不仅仅是因为“女婿南阳被害”这一个原因,前文也说过,这件事只是一个导火索。

  线年初全国范围内愈演愈烈,层出不穷的重大恶性案件。这时整个的社会治安已经极度混乱,老百姓人心惶惶,年轻女子不敢出门,偶尔上街都小心翼翼,就连身强力壮的青年外出时也不敢佩戴手表等贵重物品。

  这相较于五六十年代,整个乡镇只需一个特派员维护治安的状况,简直天壤之别。

  1983年8月,国家发布了《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》,称要对流氓团伙分子一网打尽,对流氓头子要坚决杀掉。正式拉开了“严打”的帷幕。

  从1983年8月到1987年1月,这场声势浩大的“严打”历经了三个阶段,持续了3年零5个月,打掉了各种类型的犯罪集团近20万个,抓捕了170多万人,其中近2万多人被判处死刑。

  由于从严从重的办案原则,可杀可不杀的坚决杀。严打期间,被判处死刑的首恶分子比比皆是。他们被公审宣判,游街示众,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荷枪实弹的武警执行枪决,现场血肉模糊,场面相当惨烈。

  那几年,每隔一段时间,围观行刑已经成为了广大民众的一种必修课。只要远远听见警笛的声音,人们就都争先恐后地跑去围观。因为但凡有死刑犯游街,定会有警车鸣笛开道。

  警车之后便是一辆辆军用大卡车,上面站着被五花大绑的死刑犯,他们胸前挂着硕大的木牌,被两名武警押着。低着头,面如土色。

  卡车里播放着严打活动的宣传和对他们所犯罪状的控诉。车队一路浩浩荡荡开赴刑场,十分壮观。

  话说,严打之前,一次性枪决的死刑犯通常为三到五个人,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八九人。但在严打期间,河南省的一个城市,有次竟一次性枪毙了50余人。

  押送犯人的卡车排成长龙,一辆接着一辆,从闹市驶过,围观的群众成千上万。大批友邻单位的武警被临时抽调过来帮忙,或帮助行刑,或维持秩序,场面极具震撼力。

  菜刀队的成员大多是20多岁的年轻小伙,他们斜挎绿色小包,里面装卸标志性武器—菜刀。

  他们拉帮结队,走街串巷,或打架斗殴,或调戏妇女,或抢劫财物。由于人多势众根本无人敢惹,就连当地警方一时也束手无策。

  因此,他们的气焰愈发嚣张。光天化日当街敲诈勒索已成常态,在一些偏远的街道,他们遇见落单的公安军警,甚至还会公然挑衅。之后,更是在一次公共汽车抢劫案中砍伤了好几名身着军装的战士,引发了极大的轰动。

  1983年7月,严打活动一开始,总指挥部就迅速下令逮捕了菜刀队50多名主要头目。公、检、法“三堂会审”,从立案到将他们公开处决,仅用了短短一周。

  这种快速高效、从严从重又绝对高调的手段,产生了极大的震慑力和教育力,有效遏制了当时急剧上升的刑事犯罪。此后几年,社会治安开始明显好转。

  一年时间,需要处理七八十万的案件,侦查、预审、起诉、审理、复核、执行,每个流程都必不可少。任我们的公检系统再如何高效地运作,在数量如此庞大的案件面前,也难免忙中出错,有矫枉过正的情况发生。

  譬如组织家庭舞会,男女恋爱稍稍出格,衣着暴露都会被举报判刑,当然,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有法可依的,其公正性也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在严打中,有不少触犯法律的也未能幸免。其中最受关注的是朱元帅的孙子朱国华。

  出生将门的他,从小接受了良好的教育,也算是一位品学兼优的青年。但这种情况在工作以后,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同事的阿谀追捧和刻意逢迎,渐渐地让他迷失了自己。为了彰显自己“高人一等”,他调戏良家妇女,强行与多名女同事、女下属发生不可描述的关系,终于自酿苦果,在严打中被群众举报,最终判处死刑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上海市委书记胡立教的儿子、少将熊应堂的两个儿子,陈再道上将的儿子等一大批,都在这次严打中均被判处死刑,起到了极大的威慑力。

  尽管严打过程中,很多案件办案粗糙,也有因过分追求结果造成一些无辜者受到伤害,但总的来说,瑕不掩瑜,在那种特定的历史环境下,用最短的时间维护了社会治安的稳定。

  “乱世用重典,沉疴下猛药”,这恐怕是对83“严打”最为贴切的解释了。从中获得的经验和教训亦是一笔宝贵的财富。

Power by DedeCms